收藏本站
[公司资质]
[联系我们]

新华网兵团频道

时间:2019-09-05 16:4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岳清萍(右),汉族,现年66岁,中共党员,原农五师八十一团工会副主席。1964 年3月随丈夫支边来疆。1966年-1976年任八十一团九连副连长,同年3月调至八十一团组干科任妇女主任、兼管全团计划生育工作。1970年4月她光荣的加入了中国。1985年获师优秀工会积极

  岳清萍(右),汉族,现年66岁,中共党员,原农五师八十一团工会副主席。1964 年3月随丈夫支边来疆。1966年-1976年任八十一团九连副连长,同年3月调至八十一团组干科任妇女主任、兼管全团计划生育工作。1970年4月她光荣的加入了中国。1985年获师优秀工会积极分子;1987年获兵团先进女工工作者;1988年获师优秀工会工作者、优秀育花人;1989年获自治州优秀婚姻登记员;1990年获兵团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。 1988年7月在职工群众的全力推举下她担任了团工会副主席。岳清萍几十年如一日,她以坚强的毅力战胜一个又一个苦难,用博大的母爱关心他人,对工作充满了火一样的热情,对孤儿给予了真诚的母爱,对儿女奉献了全部的心血,对老人无微不至的关爱,她一生多魔多难,经历了两次癌症手术,丈夫突然去世,儿子身患癌症的打击,但她仍然积极向上,坚强不屈.笑对人生,赢得了人们的高度赞誉。

  金茂芳(中),汉族,1952年从山东省济宁参军来新疆,1953年加入共青团组织,1959年7月加入中国。她是第一代戈壁母亲的杰出代表。1952年在拖拉机培训班评为学习模范,1958年至1962年连续五年评为先进生产者,她领导的机车组年年被评为先进机车组。1962年荣获兵团二级劳动模范、农八师三八红旗手称号。1965年获自治区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,1981年-1987 年在兵团石油公司工作,被树为兵团十二面红旗之一,曾多次出席兵团、自治区群英会。金茂芳,汉族,1952年从山东省济宁参军来新疆,1953年加入共青团组织,1959年7月加入中国。她是第一代戈壁母亲的杰出代表。1952年在拖拉机培训班评为学习模范,1958年至1962年连续五年评为先进生产者,她领导的机车组年年被评为先进机车组。1962年荣获兵团二级劳动模范、农八师三八红旗手称号。1965年获自治区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,1981年-1987 年在兵团石油公司工作,被树为兵团十二面红旗之一,曾多次出席兵团、自治区群英会。

  杜月香(左),汉族,今年60岁,是农七师一三七团阿吾斯奇牧场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牧工,伊塔事件后她随丈夫陈玉林来到了一三七团阿吾斯奇牧场。她坚守边防44年,而且40年如一日关心边防战士,用真情和挚爱演绎着一辈子的拥军情,驻守在这里的边防战士都亲切的叫她妈妈。

  主持人:三位阿姨你们好,首先祝贺你们这次被评为“兵团十大戈壁母亲”的称号。

  主持人:我现在跟网友来介绍一下吧,坐在我身边这位是来自农五师岳清萍阿姨,坐在中间这位是金茂芳阿姨,坐在边上这位是农七师的杜月香阿姨。欢迎你们的到来。三位阿姨昨天参加了兵团的十大戈壁母亲颁奖典礼,你们心情现在都怎么样呢?

  主持人:您们的家人们知道您们获得了这次“兵团十大戈壁母亲”的荣誉称号之后,他们都是什么样的反应呢?

  金茂芳:我儿子听说了之后,他就非常高兴,我给我的朋友战友打电话,他们都祝贺我。

  主持人:坐在我身边这位是来自农五师的岳清萍阿姨,岳阿姨,您今年多大年纪了?

  岳清萍:刚开始一说癌症都害怕,后来我想,病魔就像弹簧一样,你弱它就强,你要强它就弱了。我就坚决跟病魔抗争,最后来到乌鲁木齐的医学院做了手术,住了两个月,由于刀口不愈合,最后又烤电,后来又进行植皮。出院回家以后,老朋友和老战友都来看我,当时我心情还挺高兴的,我遇到这样的事我还是想得开,我说管它呢,人只要不怕死什么都不怕,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。出院了以后我全休半年,在家没人的时候我就把衣服揭开看我的刀口,对着大立柜的镜子照我的刀口,我说我这样在家待着不行,我给领导要求我要上班,这样时间就过的快一点。当时手术完了以后还不像现在就输液,我就是吃一年的药。因为过去我的体质好,我也不在乎病,结果后来感觉到没事。在1997年又发现右边又有一个疙瘩,我儿媳妇在防疫站她找妇科医生给我看了一下,医生说不太明显,她让我四月份检查一下,结果我到5月多才去了,医生说还是让我切片化验一下,最后说还是乳腺癌,结果又到医学院做了一次手术。两次手术对我来讲好像也不在乎了,因为第一次手术完了以后我第二天就下床走路了,到了第二次手术的时候我就完全不在乎了,朋友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样?我说没事,挺好的,问题不大。

  岳清萍:他一听说我得的乳腺癌,思想压力比较大,又是儿子陪我来住院的,我住院回去以后,丈夫第十天就不行了。我乳腺癌手术以后,丈夫的压力比较大,孩子又小,假如我一不行的话,那半边天就塌了,结果他的思想压力导致了心肌梗塞,他也住了半年的医院。1995年我丈夫就退休了,他就到了博乐。结果我丈夫后来住院的时候我还不知道,还是别人通知我的,我丈夫是上厕的时候突然倒在了厕所,是心肌梗塞,突然就不行了。几个人把他送到了医院抢救,也没抢救过来。他七点钟就不行了,我八点钟才接到电话,团里赶快派车让我过去,当时我也没想到情况那么严重,到家一看门锁的,邻居说你们家人到医院去了,我又赶到了医院,当时人已经不行了。

  岳清萍:我想他人已经不在了,我还有几个孩子,我还要工作,我不能倒下,我要是倒下了,我的孩子已经没有了爸爸,如果再没有妈妈,这个家就完了。因为我是管计划生育和婚姻登记的,干的工作都是跟家庭有关的。我还是要坚强起来,我不能倒下,否则精神就垮了,家庭就垮了,要振作起来。

  主持人:您是我们兵团第一代的女拖拉机手,是吗?听说1960年版的人民币一元钱上有您的身影,来跟网友展示一下人民币。

  金茂芳:人民币是1960年发行的,发行了以后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,后来通过中央电视台采访我的时候,我才知道这是我,去年有个导演来采访我,名字就叫《寻找币种人》。他就通过宣传部到处问,拿着人民币去问了一下,大家都说这就是金茂芳,是我们的女拖拉机手,他们找到我了以后,就跟我说拖拉机是你的吗?我说拖拉机的形状确实是我的,因为我的拖拉机现在在兵团博物馆里放着,他们也证实了这个车子是我,至于人是不是我我还不敢肯定,因为采访我的人太多,做人民币的作者我也没见过,我也不敢肯定,现在中央电视台已经承认是我,这也可能是我吧。

  金茂芳:我是1952年参加工作,我的意愿就是要开拖拉机,刚解放了以后,我都没有坐过火车,汽车也坐过,很少坐。来到新疆以后,领导就说了有开拖拉机的,有当保育员的,还有当别的,你们想干什么就报名,如果你们喜欢什么你们就报名。我一想,我们在老家开那些人开着拖拉机,高大魁梧的在车子上挥手站着,可威风了,我说我要开拖拉机。于是领导就同意了,我们在1952年冬天12月份的时候,在兵团训练班学习了三个月,在三个月当中我那时候文化很低,也不会抄笔记,有的人文化程度高,我再抄他们的笔记。当时实习上车子的时候,我的心就特别的激动,我说我能不能开啊?老师教员在边上给我讲怎么挂挡、怎么踩离合器,怎么走?就根据教练的指示我把离合器一踏,突然油门一加,把教练给栽了一下。教练说离合器不能这样踏,它是快踏慢松的。所以我的决心就是好好向老的驾驶员学习,后来又开了链轨车,再后来又开的是莫特斯。

  金茂芳:非常少。我们队有八九个开拖拉机的,领导让我们机耕队培养一个女拖拉机手,我去了以后就由我来开。

  主持人:我手头有一组这样的数据,我想让网友来了解一下。金阿姨自1958年到1964您担任莫斯特机车组组长七年当中,工作时间共计33395小时,共完成25.83万个标准亩,节约油料52145公斤,机车越过六个大修期,共节约费用开支8万元,七年完成二十年的工作任务,他带领的机车组从未发生过任何失误,经常被评为安全最好机车组,金阿姨您是如何做到了节约这么多油料,而且又差额完成了任务,而且又没发生过一起事故?

  金茂芳:我接了这个车组,我就暗暗下了决心,我要爱车如子,爱车如爱我的眼睛一样去爱护它,保护它,我的机车组是六个人,六个都是男的。他们年轻能干,每次来一些学员和驾驶员,我都要教育他们,我说这个车子四净,我们的学员一批一批的来,一批一批的走,谁打黄油,谁加油,谁保管车子,黄油加完把油桶的箱子都要擦的干净。所谓的四净是空气净,因为它有一个过滤装置,把空气滤芯器包上纱布,纱布脏了赶快把它换一个,不让它吸入脏的空气,把油沉淀最少48个小时,没有48个小时我是绝对不加油的。水净就是在加的时候要加软化水,因为软化水没有腐蚀,也没有碱,要把水烧开放凉了再加,我从来没有加过凉水。我们决定把这个车子这样爱护,所以我的车子很少出问题,车子在农耕中的各种工作都能干,只要有工作,我们的车子从来不停,一年四季都在干,冬天在拉肥料,拉沙子。我们把车子的功效发挥到了最大,我们一天种耕达到的记录是200多亩。我们的车子是不经常拆的,如果没有毛病就不要拆它。我们要经常把车保养好,平时把车保养好了,就能免大修。那时候的油料才是0.13元/斤,如果现在像我们当时那么节约的话,那会节省很多钱的。那也是因为我们全组同志把车保养好,才得到了这么大的成绩。

  主持人:听说您当年从河西走廊到新疆来,首先感动您的就是在这艰苦环境中守边的边防战士是吗?

  杜月香:是的,我是1964年来新疆的,结果1965年就病了,得了气管炎,当地部队的医疗条件比较差,刚好部队下来的军医就给我们看病,第一次是我们请他们来,第二次就不用我们去请,他们天天就自己来给我们打针吃药。我那时候就想,不认识别人,我们是通过领导认识这些军医的,把他们请过来就给我们看病,他们比我们当地自己的医生还认真负责,从那时候我就为边防连队战士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  杜月香:是的,那时候阿吾斯奇条件比较差,过去穿的衣服的胳膊肘和膝盖上都补着补丁,战士们在训练的时候,免不了会破,都是小伙子又不会缝,排长和班长把这些衣服收集起来让我缝,后来熟悉了以后,他们把各班的衣服收集好以后,我一个一个给他们缝好,然后再给他们送过去。直到今天我还在为他们缝衣服。

  杜月香:是的,我每年夏天上去在战士的连队里给他们拉拉条子,人最多的时候是六十多个人给他们做拉条子。

  杜月香:每个战士每年都要有一双或两双鞋垫子,因为在部队不允许战士穿布鞋,但是有的战士要穿我就给他们做。

  主持人:我听说您身边的人有些人会说您对这些战士这么好,图什么啊,您当时是怎么回答他们的?

  杜月香:我说假如你的孩子在外面,作为父母,你也需要别人来关心你的孩子。为他们做一件事那是应该的,他们为我们付出了很多,我们的安全都是靠这些边防战士来保护的,他们在哨所里顶风冒雪。他们的条件非常的艰苦,所以我自觉不自觉的就承担了他们不是母亲的母亲,就一直在关心着他们。

  杜月香:是的,同时还带他们出去看病,带到奎屯去看病。有一个战士得了肝炎,包括他周围的战友吃饭都躲着他,害怕传染。他很悲观,他是个驾驶员,在那里哭鼻子,我问他你哭什么啊?我就找到了领导,让领导把这位战士交给我,把他的吃喝都全给我。

  杜月香:年轻人免不了有很多磕磕碰碰的事情,有时候相互之间不理解,为一句话或者是为一件很小的事情积怨,他们都会给我说。我就给他们做思想工作,大家都来自不同的省份到这里,到一块就是亲兄弟,大的就是哥哥,小的就是弟弟。1999年有一个山东籍的战士,这个孩子到部队来下到了班,小伙子相当不错,在集训的时候把腰椎给拉伤了,临走的时候他没有拿上先进个人,小伙子思想相当悲观,闷个头跑到草坪上哭,两天不吃饭,领导给他做工作,他就不理。我无意识的碰到了这个小伙子,我问他你是谁说?我说你怎么回事?他就给我讲了这些事情,他说在部队没有拿到先进,回家以后不好意思给父母亲说。我就给领导说你把这位战士交给我,我把他带回家,我就给他做工作。我就给他做工作,人家说是金子放到哪里都发光,我说不可能每个战士都会把荣誉捧回家,我说你应该想通,领导对你还是不错的,我说你把你的想法告诉领导。后来他们的指导员跑来问我,我们做了那么长的思想工作你都没有做通,你怎么一顿饭就把他给解决了?我说人还是需要用心去沟通,人心都是肉长的,彼此之间需要沟通,我把孩子的想法告诉了他,他现在有病了,看完病以后药费没有给报,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,回到家里怎么办?结果他走的时候连队的战士给他捐款,连队还额外的给了他一千块钱。

  杜月香:有的是从山东寄来一些干货给我,还有湖南、四川的一些腊肉给我寄过来。我不让他们寄,我说新疆都有的,花那么多的路费寄多不合适。他们说我知道新疆有,东西再多是新疆的,我给你寄那是我对您的心意。

  杜月香:现在珍藏的信已经不多了。有一位记者来采访我的时候,我不接受他们采访,他们说为什么干了这么多好事不说呢?我说战士守护在这里这么的辛苦,我为他们做这么一点小事没什么可值得说的。最后记者们拿走了我厚厚的一些信,拿走了也没有给我。后来又来记者采访,包括塔城的记者也分别拿走了一部分,我现在保存的还有百十来封信。

  岳清萍:是的,因为我是干这个工作的。我经常骑着自行车下连队,到了连队跟他们聊聊,对全团的干部职工都很熟悉,有的人喊我:哟,岳主任来了,老岳父来了,老岳母来了。我跟他们都非常的熟悉,他们都爱跟我开玩笑。另外我干的这个工作就是要自己去实际做,虽然我的文化程度低,为了记得清这些服务登记表,未婚青年登记表,新生儿登记表,我就得经常下连队对照人,以加深印象。我每次下连队以后爱问别人的姓名,也喜欢问他们的孩子的年龄和出生日期。因为我是管计划生育的,要发准生证,生了娃娃还要报户口,还要给他制表。这样就把大人和孩子的姓名出生日期都记住了,只要用心我觉得什么事都可以做成的。一到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就想谁家的媳妇该生了,谁家的孩子多大了,叫什么名字,脑子里就像过电影的一样清清楚楚的。对一些经常没有到法定年龄就登记结婚的年轻人,我还得给他们做思想工作。在我们团里,只要他们问我什么人的姓名和年龄,我基本上都知道。

  开始搞计划生育的时候也是挺难的,我是1976年调到机关的,原来是在连队当副连长,1977年我就配合卫生队搞计划生育工作,开始都是用红纸印个准生证,也不像现在有一个证。后来到了1988年,自治区有一个关于新疆计划生育再生规定,那时候没有形成正文,工作很难做。什么事都是万事开头难,真正要做大量的工作才行的。所以我们经常下连队,办计划生育学习班,连队的妇女主任都来学。有的人不理解我们的工作,也经常跟我们发生矛盾,那是因为他们的文化素质低,不了解我们国家的政策,我们就得给他们讲道理。

  有一个男的是小儿麻痹,女的自己离婚了带着一个女孩,他们两人结婚以后又生了一个女孩,因为考虑到家里的劳动力问题,我们再三给这个妇女做工作,最后她同意不生了。如果再生的话不但会影响连队的声誉,不但评不上先进连队,我们团场也评不上先进团场,如果我们一个师因为你一个娃娃在兵团评不上先进师。最后我们给她再三做工作,她最后还是同意了,她的公共婆婆也挺通情达理的。说句情理话,她的要求也不过分,但是政策是有规定的。她当时已经怀孕几个月了,我们就派车把她送到医院去做手术,完了以后又派车把她接了回来,并且给她买了营养品。她公共婆婆说岳主任你们这样做我们不埋怨你,这是国家的政策,不是你个人的事。关键是做工作的时候要用心去记,用心去做,这样才会在工作上给你带来便利,并且对每一个人都要一视同仁。

  岳清萍:这个孩子父亲是1966年转业来的,这个孩子是她们夫妇抱养来的,结果到了两个月这对夫妇又怀孕了。这个孩子是1971年11月8号生的,比我们的小女儿小几天。这个父亲得了病,具体得什么病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躺在床上不能动,刚好我在石河子来学习一个月,回去以后才听说这个孩子的父亲去世了。孩子的爸爸一去世,孩子的妈妈神经就受刺激了,就得了精神分裂症,那时候她妈妈的工资也非常低,她就住在了卫生队。孩子一去看她妈妈她就不走了,最后没办法只有在卫生队专门弄了一间房子,让她娘俩在那里专门吃住。到这个孩子六、七岁该上学了,这个孩子还没有上学,我就把这个孩子送到了学校,因为她的母亲精神分裂症,有的时候清醒,有的时候不清醒,我就把她送到了学校,我给学校老师讲,这个孩子没有了爸爸,妈妈得了精神分裂症,挺可怜的,我说你们老师多关照一点。最后这个孩子就上学了,后来她妈妈也不能长期住卫生队,后来就回到了连队,在这个孩子15岁的时候,她妈妈就去世了。那时候我就给这个孩子说:小凯歌,你回去以后可要好好上学。那时候我连队也有熟人,让他们也经常的关照这个孩子。这个孩子妈妈去世了以后没办法,这个孩子就说阿姨天冷了,家里也没有煤,房子也冷得很。我说那你为什么不早点上阿姨这里来。他说我把你说我,我没有好好学习。我说把阿姨说你就不来了。当时我住的房子也小,我们家那么多人就住一间房子,后来我就找团领导,我说81团就这么一个孤儿,不能没人管这个孩子。最后领导给这个孩子安排了吃住的地方。把这个孩子安排在了加工厂,因为加工厂那里有食堂,当时他年龄还小,不够工作年龄。团里给这个孩子补助钱,又给他做被子,做棉衣,把这个孩子安顿好,到了年龄就给这个孩子分配了工作。

  后来她找对象找到了91团,我说太远了,你好好想想,你没有父母亲,找那么远,受了什么委屈你给谁说啊?结果最后她说我还是到91团去。因为当时91团离我们81团要走一天的路程才能走到。在结婚的时候买了洗衣机,买了电饭锅、自行车,她们厂子给买了毛毯,团里也给她买了毛毯,工委给她买了一个箱子。把她送到了91团以后,因为91团有我们一个老乡,我就给这个老乡说:你要把这个闺女经常的关照一点,她是我们81团的孤儿,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的,你要把她安排好。结婚第三年以后她就生孩子了,我早就把孩子的小衣服和小被子准备好了送了过去,并且照顾了她几天。

  她从前一直都喊我阿姨,后来她婆婆说那个阿姨对你那么好,你还不如叫她干妈呢,后来她就改口叫我干妈了。每年过春节她都要上我这里来,到清明也回来给她的爸爸妈妈上坟。有时候看着这个孩子也挺可怜的。

  金茂芳:我们结婚六七年以后都没有孩子,当时结婚也不想要孩子,也是为了工作,当时大家让我们去检查一下,检查了以后是我这边没有病,是我丈夫有病。我丈夫是老大,结果他的叔叔就把老二的孩子送给了我们,当时是孩子的父母亲送来的,送来以后孩子的父母亲就走了。第二个娃娃是我丈夫妹妹的孩子,我那时候工作挺忙的,刚刚选上二级模范,也到处开会,没有时间照顾孩子。到了我就从基层下到了连队劳动,我丈夫的妹夫娃娃多,也没有通过我们的同意就把她的孩子送到了我们连队,他对我说你也没事,就把这个娃娃送给你,你带她走就行了。

  金茂芳:是的,我爱人去世的很早,他是42岁去世的,当时两个孩子一个是八岁,一个是四岁,我又当爹又当妈,很不容易把他们养大,当时生活也挺困难。我丈夫去世了以后,我就感觉天塌下来一样,我跟我丈夫的感情非常非常好,才过了四五年的夫妻生活他就走了,我这种心情特别特别难过,难过到了什么程度呢?有一段时间我成天都哭,没有一天不哭的,我两个孩子只要看见我哭了,就赶快出去找我连队的好朋友赶快来劝我,孩子们就说叔叔阿姨赶快去看看我妈吧,我妈又哭了,我们也劝不了,你们去跟她说说话。我的孩子对我也非常关心,自从我丈夫去世以后,两个孩子上学没让我操心,他们的成绩也非常好。他们小的时候连队生活也非常苦的,家务活都是我自己去做,到他们大一点以后,他们两个就开始分工帮我分担家务。几十年的感情就好像离不开这两个孩子,于是我决心为了这两个孩子不再改嫁。那时候我才39岁就社守寡到现在,虽然39年风风雨雨度过了,但是我看到了我这两个孩子,现在我也有孙子了,看着他们过的也很幸福,我也知足了。孩子对我也非常孝顺,我觉得我无怨无悔。我的儿子都46岁了,这46年来我的孩子对我非常的尊重,我的儿子还经常教育她的媳妇关心我,尊敬我。我的孙子还经常跟我开玩笑,逗我玩。我的媳妇、儿子、闺女就像朋友一样对待我,经常跟我开玩笑。有时候孙子就开玩笑说:打倒金茂芳,金茂芳是个黑老五。我们家庭关系处理的非常和谐,我的儿子每逢过年过节都来看我,对我也问寒问暖。一到冬天里就就拿出厚被子和电褥子给我铺上,一到刮风下雨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嘘寒问暖的。我女儿也非常的孝顺,经常给我买衣服,都是买的高档衣服。所以我现在过的非常充实,也过的非常幸福。

  2003年,我的房子非常不好,环境也不好,我的孩子们商量给我换一套房子,在繁华的地段给我买一套房子,把房子装修好,让我搬过去住。朋友们来看我的时候,他们就说你住的房子真好啊,我说这是我的孩子们给买的,我现在是享了他们的福啊。虽然他们不是我的亲生孩子,但是我把他们养的比我亲生孩子还好!我的亲朋好友都夸我的孩子对我好。我现在都76岁了,我感觉我的生活还是很好的,首先我没有烦恼,心情比较舒畅,我也特别开朗,喜欢交朋友,又喜欢打太极拳。我非常感谢我的儿子、儿媳妇、闺女和女婿、两个孙子他们给我带来的幸福。

  主持人:听说您退休后还非常积极的参加各种活动,您给我们讲讲您都参加了哪些活动?

  金茂芳:因为我的身高还可以,2002年我学了一年的模特,还喜欢扭秧歌,在香港回归的时候,我们师退休老人扭秧歌还得了第一名,我是领队。我还喜欢打太极拳、舞剑,虽然打的太极拳不太规范,按照教练的线多岁了,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我还喜欢跳舞,音乐广场离我们家就有50米的路程,每天早晨和下午基本上都去,我的生活安排的还是很充实的,非常丰富多彩,所以我活的非常潇洒。

  主持人:杜阿姨,您在业余时间除了跟战士们在一起相处,您还有哪些业余爱好吗?

  杜月香:其他的没有什么业余爱好。我们社区里也让我学打太极拳,首先我不会,第二我没有时间学,我更多的时间都给了这些孩子们。有人说现在鞋垫子非常便宜,你让他们自己买嘛!我说买的鞋垫子质量都不好,自己做的鞋垫子很厚,能够穿很长时间。

  杜月香:我做的鞋垫子打上四层布子,再缝上两层,总共是六层,每年都做鞋垫子,最少也做一百多双。

  杜月香:拍的艰苦的片断没有我们那时候苦,总体上来讲拍的是相当不错的。没有评选出来的母亲不见得就做的不好,因为有好多人比我们做的还出色,只不过没有赶上这个好时候。

  主持人:在节目的最后非常感谢三位阿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,辛苦你们了,在节目最后祝愿你们健康长寿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兵团日报 新疆兵团七师一三七团边境线上 新疆建设兵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什么性质的 新疆建设兵团的资料
关于我们 | 网站导航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投诉与建议 | 客户调查 | 会议接待 | 火车票查询 | 服务中心 | 推广中心
华正航空主营:机票,飞机票,特价机票,打折机票,深圳机票,深圳特价机票,机票预订,机票查询,酒店预订,特价酒店,出国签证,旅游线路查询。
华正航空旗下网站:华正商旅网 网站地图我行网 民航商务旅行网
24小时服务热线4006-888-999755-33333777服务监督电话:13808855476